G·Caster·珏

🌊对可爱的东西毫无抵抗力的多重人格甜食控_(ÒωÓ๑ゝ∠)_🐋

【快新】No Lemon Pie Of The Afternoon


 

新一五月四日生贺!

快斗新一交往设定

大写的OOC

可能有后续

总之就是渣/(ㄒoㄒ)/~~

不介意的话就请下拉吧_(:з」∠)_

 

 

 

 

 

 

 

 


 

午后的阳光从玻璃透射进屋内,在窗格的约束下于地毯表面映出规整的斜方形光斑。地毯上的光斑被房间内各式各样的摆设家具遮挡切割,幸存的一缕左挪右闪,最终还是被茶几上的咖啡杯拦截。咖啡杯中的黑咖啡就如此被分成光暗两边,光边蒸腾出的蒸汽在阳光下显现出缠绵的烟雾状。

一只修长的食指弯过咖啡杯的杯把,将蒸汽的产生源端离了它原来所在的地方。留在原处的蒸汽在阳光下哭闹似的翻腾了几个滚,最终隐隐约约地消失。

 

这是工藤宅的下午。

 

 

 

工藤新一整个人窝在松软的沙发里,轻抿了一口右手中的咖啡,对一下子弥漫在口中的苦香味享受般的闭了下眼睛。左手捧着的推理小说的主人公正陷入了迷局之中,大侦探的头脑整合着目前给出的线索,在谜团中寻找那个可以理出一切的线头。

晴朗温和的天气,舒适的环境,新出的推理小说。

 

然而工藤新一却皱了皱眉头。

 

 

 

新一仍旧盯着推理小说,右手放下了黑咖啡开始在茶几上摸索。

触觉没有发现它想要找的东西,新一只好将目光从推理小说上移了开来,看着放着咖啡的茶几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结果那个家伙还是没有做啊。

 

大侦探在阅读侦探小说时的最佳搭档——柠檬派和黑咖啡——今天不知为何柠檬派无故缺席了。

啊,不对,只能说是缺席了。

工藤新一将目光从茶几转到茶几对面,那个本该做柠檬派的人此刻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对着手机屏幕嘿嘿地笑。

新一用手背揉了揉额头。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事,今天的咖啡是新一自己煮的,却完全没有熟悉的味道。

味觉什么的完全被惯坏了啊。

当然这话工藤新一顶多就在心里想想。

 

新一又看了快斗一眼,重新低下头。

推理小说推理小说,今天只是没有柠檬派而已。

 

“……小心地观察着桌子对面的人。那人手里不知拿着什么,正专注地看着……”

在看什么……那么专注?

新一愣愣的盯着书页上的话,忽的一惊。

甩了甩头,新一将自己的思维拉回到小说中。

对面那个人在看什么……看什么会是那个样子……

……

完全沉浸进去的样子……

就连柠檬派都没有做……

 

眼睛还盯着书,却早就将书中的情节抛到了九霄云外。

 

可能是潘多拉的宝石吗?不,不会。如果是那样的话不会笑成这幅傻样,正经的事情他还是很严肃的……

铃木顾问的挑战?虽然的确可能笑成这幅样子,可那一定会铺天盖地的报道,我不可能会不知道……

那么是新出的甜品?不,也不会。是的话他绝对是身体比大脑先行,现在没法买到的话至少也会先向我抱怨……

一个又一个的可能性,却又被自己证实为一个比一个更为荒诞的想法。

所以是谁说侦探是缺少创造力想象力和理想的家伙的啊!现在自己大脑里的幻想都快满溢出来了摔!

于是大侦探的的眉头越皱越紧。

 

 

 

对面一声轻响,新一的视线在声音的刺激下重新聚焦,不动声色地假装自己仍旧沉浸在推理小说里,眼角的余光却追随着某人的脚步越飘越远。

去厕所了吗。

 

好像把手机落下了。

 

 

 

确认某人与客厅的距离已经足够远了之后,新一一个翻身越过茶几,将快斗的手机拿在手中。

偷看一下不就知道那个家伙在看什么了吗,只要在他回来之前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可以了不是吗。

新一弯起了一边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快斗式的恶作剧笑容。

“就让我来看看,你这家伙连柠檬派都不做(柠檬派的怨念),到底在看些什么……”

 

 

 

洗手间。黑羽快斗在洗手池边站定,拧开水龙头的开关后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死命的用凉水冲脸。

 

冲完脸后的快斗将水擦干,睁开眼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脸,蹩着眉毛咧了咧嘴。

“啊这真是……”一边自言自语着,快斗一边伸出手去摸手机。

左裤袋?没有。

右裤袋?没有。

上衣口袋?没有。

【面无表情.jpg】

 

给忘沙发上了。

忘沙发上了。

沙发上了。

上了。

了。

 

给忘沙发上了啊啊啊啊啊!

 

快斗顶着一张扑克脸冲向了客厅。

 

 

 

客厅之外,快斗停下调整了一下步伐,踢踏着拖鞋走进了客厅。

 

“新一!新一你怎么了!”刚进到客厅的快斗,就看见新一呈雕塑状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自己的手机。

 

快斗一个箭步冲过去开始摇晃自家侦探。然后终于看见自家侦探颤巍巍地举起一只手,接着就把手机向自己脑袋扔了过来。

以怪盗的绝佳身手险险闪过致命一击,回过头就看见手机撞在墙上四分五裂的快斗立刻用胳膊新一将新一箍在自己怀里,开始安抚。

“冷静啊新一!冷静冷静!”

“黑羽快斗你要我怎么冷静啊!”

快斗紧闭着眼睛,手上的劲一点不松,嘴里却开始发苦。

完了完了,新一叫我全名了。爸爸,你儿子今天大概是要葬在这了……

 

“黑羽快斗!你平常看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放手啊!给我放手听到没有!”

“你个死变态给我放开!”

被最后一句话刺激到的快斗终于脱离出了鸵鸟模式:“名侦探你也不能这样说吧,这只能算是正常需求而已吧正常需求。”

“哪门子的正常需求里会出现七岁小学生啊!”工藤新一已经彻底抓狂了,早知如此他绝对不会去看的!就算好奇心爆表再加上柠檬派的怨念,他先一步自戳双目也不会去看的!

“黑羽快斗!黑羽快斗你倒是把头抬起来给我解释一下啊!别给我装鸵鸟!”

 

是的,就在工藤新一刚刚小爆发的那段时间里,黑羽快斗又进入了鸵鸟模式。

忍无可忍却又被禁锢住双臂的工藤新一胡乱地蹬着腿,然而腿部强大的爆发力却没能作用到新一想要它作用到的地方——毕竟当你坐着时要踢到自己后方的东西还是很有难度的……

 

“新一……”

从背后传出的因埋着头而发闷的声音,带着三分的可怜三分的讨饶三分的小心翼翼,还有一分……工藤没听出来那是什么,不过想要挣脱的动作却是一丝一毫都没有停下。

“黑羽快斗!别以为装可怜就可以混过去!”新一一边放着狠话,一边拼命将身子向黑羽快斗那边扭转着,希望以此能将自己的攻击有效化。

然而终于扭到能让头转过去看到黑羽快斗头顶的时候,黑羽快斗却呼的一声将头给拔了出来。

被吓到的新一半张着嘴眨巴了两下眼睛,怒气值又上升了一个刻度。

“……黑羽快斗,你刚才差点撞到我下巴知不知道!老实交代是不是唔!”

 

 

 

另一张唇温柔却又不容拒绝的堵了上来,逼着工藤新一将未说完的话咽回肚子里。

新一的脖颈已经后仰到僵直,却仍旧躲不过那个人死死粘附着的嘴。

“黑、黑羽快……你想、做唔……”

躲闪之间,从相接的缝隙中溢出了几个细微的音节——

 

“嘛,反正你都这么生气了,再过分一点,也没什么不行吧~”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G·Caster·珏 | Powered by LOFTER